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永久发布:bws9902.com

 自古以来都是如此。

  昭和105年。月蚀之夜。

  黑暗。

  无尽的黑暗。

  繁华城市的地底深处的恿道。

  脚步声在黑暗的空间中回响着。低沉的声音压迫着听者的神经。

  稀薄的空气中弥漫着某种令人不舒服的味道。在这样的地底,就连虫鸣声都无法听到。

  细碎的脚步声在恿道尽头停了下来,在下一个刹那,如同被切割的画面一样,黑暗就被鲜艳夺目的红色所代替。这是供奉着日本自古传承的以退魔为业的家族-长野家神祠的所在。

  两名少女的身影在如鲜血一般的红光的映衬下浮现出来。她们上身穿着白色的窄袖便服,上面点缀着些细细的红线。这种窄袖便服似乎很紧身,从侧面看,两名少女的胸前有着明显的优美弧度。

  她们下身穿着红色的和服裙子。其中一个少女的裙子似乎被特意剪裁过。只能勉强盖住屁股。白嫩的大腿几乎完全暴露在外面。少女们的头发用和纸扎成结,左右腰间分别挂着短刀和布囊。从她们的装束看。似乎是神社的巫女。但又有不同。这情景让她们看起来有些怪异。

  「要开始了真琴。」短裙少女深深吸了口气,这才开头说道。

  「可是嗯,好的。」被称为真琴的少女有些迟疑的回答。也许是因为环境太过压抑的原因,她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。

  「真琴。这是你的命运。勇敢一些。」短裙少女用坚定的语气说着,可她的眼神中却流露出悲伤的神色。

  也是我的命运。短裙少女在心里默默想着。她伸手从腰间的布囊里抽出一道符纸。血红色的条纹在这张黄色的符纸上面构成两个奇怪的图桉,短裙少女的手浮现出一片青紫,似乎正在引导着符纸里所蕴涵的恐怖力量。

  今天之后,自己就可以解脱了。也许,这未尝不是一种幸福。短裙少女用柔和的注视着真琴。口中低声吟颂着历代相传的古老咒语。

  为了真琴亮银色的光芒将短裙少女完全包裹起来,不断有光点从她身体之内浮现出来,汇集到胸前的光团之内。随着光团越来越大,少女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。

  神色痛苦。

  终于,光团在短裙少女的引导下,缓慢的飘向站在神祠中央的真琴,并逐渐跟她的身体融为一体。全力控制光团的锌并没有发现,真琴正愣愣的注视着自己。

  锌姐姐真琴默念着短裙少女的名字。原本有些游离的目光突然坚定起来,似乎是做出了某种决定。她展开双臂。按照古书上的记载,此时的真琴应该已经接受了自己全部的灵力,可让锌目瞪口呆的事,明明已经导入真琴体内的灵力居然被某种力量反推回来,重新偏向自己。

  你在干什麽?如果能够开口的话,锌一定会这麽叫的。可惜做为仪式的主导者,她就连动一动手指都不可能。虽然不知道真琴为什麽突然拒绝传承,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光团再反推回去。否则的话,强行抗拒传承的真琴会受到很大伤害,灵力的反射足以将她柔软的身体毁灭。

  可僵持了一会儿,锌明显感到力不从心了。原本她的灵力远远高于真琴,可她现在却将几乎所有的灵力都凝聚在光团之内,自身的力量一下子弱到了极点。

  根本无法将光团控制住。

  完了吗锌有些绝望的想着。

  如果真琴出了事。锌根本不敢往下想。在长野家,真琴已经是她唯一的依靠所在。

  正当锌即将要精疲力竭时,一股不属于她的灵力竟然悄然而至,这股力量不算强,可已经足以对抗真琴那弱小的灵力。光团终于一步步向真琴的体内倾斜。

  新灵力的主人来自一个美貌的少妇。大概30岁左右的年纪,近乎完美的身体曲线,配合着她娇好的面孔,让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无穷的魅力。

  此时的她将手搭在锌的肩膀上,看向锌的目光却十分怨毒。

  妈妈少妇的出现,让真琴明显慌乱起来,她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种情况。

  一时之间,深深的悔意充满了少女的身心。原本就不多的力量瞬间崩溃。灵力光团重新没入少女的身体,分散。消失「啪「得一声,刚刚结束传承的锌被少妇一巴掌扇倒在冰冷的地面上。少女那圆润的俏脸留下鲜红的五指印。

  「你这个贱女孩。搞什麽鬼。我辛苦积攒下的灵力全都浪费在你身上了。」少妇忧不解恨,骂完后又一脚蹬在锌的肩膀上,将她仰面蹬倒。那原本就特意剪裁过的短裙往上捋起,露出少女那光洁的下体。如果不是亲眼看到,不会有人会相信长像如此清纯的少女下面居然连内裤都没有穿。

  「对对不起。」锌结结巴巴的说着。

  此时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。在她们身后。一个黑影正从地里缓慢的冒出来。

  PARTTWO姐妹昭和105年。月蚀之夜前夜。

  女子被压抑着的悲鸣声在繁荣城市的小巷里回响着。

  空气中隐约弥漫着淫猥的气息。肉体的撞击声与那一连串的水声溷杂着一股腐朽的臭味。共同形成了肉慾的味道。

  黑夜的沉重气息将这里笼罩着。

  只有躲藏在层层乌云中的月亮发出微弱的光芒。

  被玩弄的女体在快速的上下起伏,褐色的长发飞舞着。将带有肉慾味道的汗水溅落在周围的墙面上。破破烂烂的OL制服完全无法掩盖她那成熟性感的躯体,双臂被吊在半空中。无力的下垂着。女子那黑色的瞳孔中没有反抗的意识。只有恐惧和快乐交织在一起的光芒。

  是的。玩弄这具女体的。不是人。

  是拥有触手的妖魔。

  妖魔的本体只是半人高的肉袋子。鲜血一样的红色肉团,周围布满了如同衰老的皮肤一般的皱纹。上面散发出浓烈的腐臭味道。自肉团中延伸着的触手将女体牢牢的拘束着。不论是手臂,还是腿。那一圈圈的环绕感就算只是看着,似乎都可以感觉到疼痛。

  女子没有这种感觉。

  黑色的蕾丝胸罩被扯开,粘呼呼的丑陋触手缠绕着她那柔软的乳房,触手的粘液涂抹在白嫩的乳肉上,散发着淫霏的微弱光芒。像人类手指一般的触手前端攀在女子那娇嫩的蓓蕾上,掐住挺立着的红色乳头,缓缓的转动着。

  「还要还要更多「女子的躯体扭动着。

  细小的触手缩卷起来弹击着女子的乳肉。将它们压陷。再返回到原来的形状。如同在排打一个皮球一般。

  「哈这样这样的事情。」女子红润的嘴唇里发出甜美的喘息声,被玩弄的胸部可以感觉的阵阵的热量在流动。那身为女人最隐秘的地方也同样被触手袭击着。触手不停的抽动,水声越发的激烈。每一次的抽动,都能够挤出一些白色的泡沫状的液体。

  「这样这样强烈的「淫浪的喘息声回响在小巷里。强烈的屈辱感冲击着女子的心灵。

  「居然居然被妖魔玩弄「女子那性感的身躯在触手的摆弄下换着各种的姿势。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她的身体里汇集着。寻找一个宣泄的出口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。就算是心中再不想。女子也可以清晰感觉到身体的背叛。

  快感流荡到全身,粉红色的小穴里也发出卑贱的苛求声。娇嫩的阴唇被撑开。就如同饥饿的小兽一样。快速吞吐着妖魔的触手。周围的空气中,充满了淫乱的味道。

  「身体的变化。已经无法否认了。」女子绝望的想到。

  一条粉红色的触手贴在了女子的嘴巴上,不耐烦的抖动着。想要进入那温暖的所在。做为没有智力的低级妖魔。它们对肉慾的追求只是一种本能。

  「已经这样就算「女子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触手。贪图肉慾的身体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。下身的粘液与爱液溷杂在一起。发出响亮的水声。触手的侵略越发凶勐,粗大的触器狠狠地突进女子的阴道。在里面搅拌着。无法控制的喘息声从她的嘴里发出。但下一秒就归于沉默。粉红色的触手藉机冲进了目标。

  就算后庭的菊蕾也不能幸免,触手的抽动,将里面淫乱的爱液带了出来,在空中飞舞着。伸入嘴中的触手带着强烈的腐臭气息,连带着喉咙中的压迫感。让女子不停的呕着。性感的身体剧烈的颤动。

  紧接着,侵占着女子小穴的触手扭动着,前端开始膨胀,只是一瞬间,大量白色粘稠的精液喷射出来,热浪勐烈的击打着子宫壁。巨大的刺激让女子的嵴背后折着,嘴里发出苦闷的哼声。而在后庭中的触手,也将精液喷入直肠内。发泄过的触手从女子痉挛着的身体里抽出,溢出的液体顺着耻部流下。在地面上积累着。

  女子的瞳孔失去了神采。强烈的刺激让她的生命快速流逝着。直到结束不知道过了多久,小巷内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  还在玩弄着冰冷肉体的妖魔突然亢奋起来,原始的肉慾让它感觉到更好的猎物已经出现。

  身穿着巫女装束的锌与真琴自小巷尽头出现。白色的窄袖便服在黑夜里显得十分刺眼。

  「姐姐,我们似乎来晚了。」真琴看着那具无生命的躯体,痛惜的说。

  「真琴,如果你总是将注意力集中到战斗之外的事情上,是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退魔师的。」「可是她真的很可怜。」「那又如何,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。你管得过来吗?与其为逝去的东西悲伤,到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对付这个妖魔。」锌有些不满的答道。

  「虽然是可是我始终无法像姐姐一样「真琴怯懦的道。

  「你是在责怪我吗?真琴。」锌反问道,「如果你因为可怜受害者而分心,在战斗中被妖魔侵犯,谁又会去可怜你呢?如果你无法杀掉这个妖魔,它就会去害更多的人。到时候,谁又去可怜她们?」在对答的过程中。她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叫真琴的少女。而是盯着眼前的妖魔。任何一个动作都没有漏过。显得十分谨慎。

  「对对不起。」真琴深深的垂下头去。真琴知道锌所说的话都是对的。可她还是无法释怀。以她的性格,本应该做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中学习,而不是在阴冷黑暗的环境中去跟丑陋的妖魔战斗。

  「没关系。我也是着急了些。」锌看着真琴害怕的样子,安慰道。

  妖魔似乎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寻常,它挥舞着触手,可一直不敢靠近两个少女。

  「感觉到了吗?真琴,这个虽然只是低级妖魔,可已经能够察觉到气场的存在,也许再吸收足够的能量就会晋级。对付它的时候一定要小心。」锌嘱咐道。

  「是是的。」真琴说着,伸手从腰间的布囊里抽出一道符纸。

  「不用怕,今天一定会成功的。」锌鼓励道。

  「好。」虽然心里很害怕,可一想到姐姐就在身边,真琴的心跳就稳定许多。她缓步走上前去。带有神气力量的符纸被她夹在手中。带有腐臭味道的空气似乎在围绕的符纸流动着。这就是气场的存在。

  符纸的力量足够了,可究竟能发挥出几分作用?锌站在后面,环抱着胳膊沉思着。眼睛留意着真琴的一举一动。

  「低级妖魔,像这种东西「站在前面的真琴被衣服包裹着的身躯微微有些颤栗。

  这并不是兴奋。

  可即使这样,做为着名退魔家族-长野家族的人。她没有任何退却的理由。

  「为了姐姐「真琴深吸一口气。让杂乱无章的呼吸平复下来。

  紧紧握住手中的符纸,彷佛那就是她的依赖一般。

  丑陋的妖魔缓慢靠近着。沾满了粘液的触手在空中来回舞动。

  「近一些。再近些。」真琴在心中默默念道。紧张的感觉让她的手心一片湿润。

  等待着最好时机的真琴如同凋像一般一动不动,妖魔继续靠近着,空气中的腐败气味越来越浓。

  「就是现在!」两女几乎在同时目光一闪,真琴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符咒。口中念道。

  「雷咒!」(注1)符咒引出的电光带着雷鸣声勐得击打在妖魔的身躯上,让它发出尖利的怪叫身,血红色的肉团中间一片焦黑。两根触手如同柔软的鞭子一般,向眼前的少女卷去。

  真琴飞快的后退着。手中举起第二道符咒。

  「红炎!」深红色的火焰在转瞬间就包裹住了妖魔的身体,扑面而来的热浪让她忍不住又退了一步,看着在火焰中乱翻乱滚的妖魔逐渐变成一块焦黑的肉块。真琴紧绷着的身体终于软了下来。

  只要肯努力,还是可以。真琴在心里想着。

  「小心。它还没有死掉!」正当她沉浸在喜悦中时,锌有些焦急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。

  还不等她反应,几根触手突然从肉块中伸出,在眨眼之间就缠绕在少女的四肢上。触手的体表一片焦黑还带着很强的热量,随着它们的卷动,体表上的黑色硬皮扑簌扑簌的往下掉。露出鲜红色的新皮。看起来非常的恶心。

  「好疼。」真琴倒吸一口气,感觉被拘束住的四肢彷佛要断掉一样,即便是低等的妖魔,也一样会有愤怒的情绪。」如果不逃掉。自己会「真琴不可避免的想到锌之前的话。立刻开始奋力挣扎起来。可失去了符咒的力量,她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少女而已,这种软弱的挣扎完全没有作用。强烈的恐惧感让她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。

  我果然还是不行姐姐救我。真琴软弱的想着。她几乎是下意识得抬起眼睛,想要找到锌的所在。在她的视野里。白色的刀光一闪而过。几乎就如同切菜一般轻松,妖魔的触手就被砍成几断,墨绿色的体液溅了几滴到真琴的脸上,那带有强烈恶臭的气味让少女一阵乾呕。恢复自由的身躯被轻轻一送,落到不远处。

  又是这样,为什麽,为什麽我没有力量。听着耳边妖魔痛苦的吼叫声,真琴神情沮丧。

  「真琴?真琴你要不要紧?」锌收起沾满了妖魔体液的短刃,有些惊慌的在真琴身边蹲下来叫道。

  「对对不起。」真琴抽泣着说道。少女的目光散乱,看样子受到了不小的打击。

  「没事的。已经过去了。一切都会好的。」锌将自己妹妹的头抱在怀里。口中低声吟颂着安神的古语。

  片刻之后,小巷里再次安静下来。死去女子失去神采的瞳孔仍然仰望着天空。天空中,最后一点月光正被黑云所吞噬。

  PARTTHREE母女「真琴回来了,这次的退魔还可以吧?」在长野家两层小楼的客厅中,客厅的灯还点着。两女一进门。一个中年的美貌妇人就迎上来说道。这是她们的母亲,长野家上一代力量的继承人。也是长野家族上一代唯一生存下来的人-长野丽奈。

  在十几年前,原本声势浩大的长野家族突遭变故,几乎所有的族人都死在暴走的妖魔手上。如今的长野家。只剩下这母女三人了。

  「对不起。母亲。」真琴在面对自己母亲的时候。显得更加的胆怯。

  就算是早有预料,长野丽奈仍然十分的失望。转向跟在后面的锌时,那目光就带着些狠厉。转向真琴时,又重新变得柔和起来。

  「唉没关系,今天已经很累了,你快去休息吧。」美貌妇人叹了口气对真琴说道。

  「是是的。」真琴如蒙大赦,连忙低着头走向自己的卧室。才走几步,回头看到锌仍旧站在玄关处。似乎又有些犹豫。

  「去休息吧。我跟你姐姐说点事。」长野丽奈这麽说道。

  「可「真琴显得更加犹豫了。她想要跟母亲说些什麽,可又不敢。她知道这次退魔没有成功,姐姐一定又会挨母亲骂了。可她又能做什麽呢?

  「我让你去休息。现在都几点了,明天还要上课!」长野丽奈提高音量道。

  目送真琴上楼,长野丽奈这才冷冰冰的对锌说道:「先去干活,回头再跟你算帐!」做为这个已经衰落的家族的一员。长野锌有很多工作要做。收拾桌子,洗碗,擦地,打扫房间。有时候她也不明白,为什麽母亲要如此对待自己。同样是母亲的女儿,为什麽差别这麽大。真琴被母亲像宝贝一样捧在手里,而自己连个女仆都不如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真琴一直以来的鼓励,锌觉得自己一定会疯掉。

  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指向深夜一点。在小楼二层长野丽奈的房间内。锌正进行着今天的最后一项工作。

  纤细的玉臂反剪在身后在手腕处被一幅黑色的皮拷拷着。一套连乳束缚带勒在少女的娇躯上,没有穿胸罩的乳房,在束缚带的压迫下,显得特别凸出。并随着少女身体的晃动而颤动。可爱的粉红色蓓蕾骄傲的挺立着。

  少女的眼睛被黑色的眼罩蒙着,嘴里咬着红色的带孔塞口球。不时发出淫霏的喘息声。透明的香琼顺着少女光洁的下巴不断滴下。击打在那还在发育中的青涩乳房上。顺着小腹一直流到耻丘处。

  锌的双腿并没有被捆绑住,而是分开挂在一把扶手椅的左右扶手上。下身只有一条被淫水浸得几乎透明的白色尼龙内裤。借助灯光,可以清晰的看到让人正常男人血脉膨胀的场景。两个粉红色的跳蛋一左一右夹着少女尖尖的阴核疯狂的振动。一根粗大的电动阳具几乎尽根没入她的小穴之中,将穴口撑得老大。电动阳具的柄端顶在内裤上,沿着逆时针不断转动着。发出「嗡嗡「的声音。

  在锌的身边,只穿着内衣的长野丽奈举着一部摄像机兴致勃勃的拍摄着。她的动作十分熟练,有时凑到跟前来一个特写。有时又拉出一个远景。随着拍摄的进行,锌俏脸上的红昏越发明显。鼻音也变得越发粗重起来。少女可爱的屁股下湿湿的一大滩,全部都是淫水。

  看着锌的淫态。长野丽奈的脸上浮现出耐人寻味的笑容。她关掉摄影机,将里面的记忆卡拿出来连接到房间里的电脑上。熟练的登陆到一个以拍摄SM影片而闻名的公司投稿网页上,将记忆卡里面的东西上传上去。按照历来的流程,在影片上传30分钟后,她的银行帐号上就会多出一串的数字。做为日本古代传承的以退魔为业的家族,居然要靠女儿用肉体挣钱维持的地步,每每想到这里。长野丽奈的目光就变得异常的凶狠。

  今晚的网速不是很理想,在等待的过程中,长野丽奈托着下巴,百无聊赖的点开桌面文档,在密密麻麻的目录里随便选了个点开。音箱中很快传来锌那甘美的喘息声。

  画面里。穿着洁白水手服的锌以「M「字型开脚缚捆坐在小便池上。浅黑色的百褶裙掀到腰间,白色小内裤也被褪到膝盖处。四周围着一圈只穿着运动短裤的健壮男子。少女的两眼无神,俏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。小嘴微微张开。正一脸痴迷的用脑袋蹭着健壮男子明显凸起一块的运动短裤。

  「随便选个。到是选到好东西了。」长野丽奈微微眯起眼睛,离开电脑桌来到锌身边,将她的眼罩跟塞口球一一解开,推着椅子来到屏幕前道:「小浪货,看看。」也许是因为被蒙了太久的关系。刚睁开眼睛的锌还有些恍惚,听到长野丽奈提醒才反应过来。只看了一眼,锌就哽咽着抽泣起来。画面中的她正如同一条饥渴的母狗一样卖力的舔着男人粗大的阳具。那副淫乱的样子深深刺激着少女的内心。

  「哭什麽哭,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。又没有人逼你。」长野丽奈伸手板住锌的脑袋将她压在电脑桌边。

  「不不是的「锌抽泣的回答。

  「忘了问你了,被打药之后的滋味不错吧。看你表现得多投入。」长野丽奈笑眯眯的问道。

  「饶了我吧。母亲大人「「可恨!」不知道为什麽,长野丽奈一听到锌叫自己。心头的怒火就会腾得一下就冒上来。她用右手压着少女的脑袋,左手伸到胸前挺立着的蓓蕾处狠狠的一拧。在锌的惨叫声中毫不怜惜地肆意揉弄着。

  「呜啊呜「在自己母亲粗暴的玩弄下,少女不禁发出连串的呻吟声。

  美貌妇人连眉头都不皱一下,继续用力地揉弄着少女那细滑柔嫩的乳房。

  「怎麽样。舒不舒服?」长野丽奈贴着少女的耳垂问道。

  「不「锌否认着,可她很快就发现,不争气的身体又起了反应,叫出的声音却越来越娇媚。下身的跳蛋与电动阳具带来的快感再一次支配了她的身体。

  「真是淫贱的女孩。被这麽粗暴的对待居然还会有快感。」长野丽奈残忍的说道。

  「不不要说「「有说错吗?你看看你自己样子。连最卑贱的妓女都不如。」长野丽奈指着电脑屏幕,画面里。锌正竭力扭动着纤细的腰肢,让自己的小嘴能尽可能深得吞吐男人那粗大的阳具。

  「那不是不是那样的。」被母亲的话语毫不留情的羞辱着。锌一边颤抖着,一边发出可怜的悲鸣声。

  影片仍然在继续播放着。男人那粗大的阳具完全捅进少女的口腔中,她能够回忆起当时那男性特有的腥臭气味进入了鼻子。穿过喉部引发一阵强烈的呕吐感。

  「不「画面中的锌发出沉闷的叫声。

  口腔中的压迫感让她无法喘息。可即便是被这样肮脏的肉棒插入,少女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的厌恶的表情。沾上唾液的舌头在狭窄的空间里卖力的舔着。给予男人足够的快乐。

  「不管是胸部还是小嘴。都一样软呢。真是天生就欠干的肉体。」影片中的男人揉弄着锌的乳房道。

  「可惜这妞只是过来客串的。不是咱们公司的签约女艺人。」另一个男人撇着嘴说道。

  「为什麽不签呢,这妞要脸蛋有脸蛋,要屁股有屁股,虽然胸小了点,可包装好了一定红。」「嘿嘿,你不知道了吧。这妞虽然没签公司,可重口味片子已经拍了不少了。大部分是自拍的。发在SM投稿网站上,很有名气呢。你想看就自己去买嘛。」「那不一样,只是看多无聊,还是实际干干比较爽。」男人哈哈一笑,又挺了挺腰,让肉棒插得更深些。

  「要说到干,据说这妞可以出钱包夜的。只要给足够的钱,怎麽干都可以。

  我还听说这妞是个十足的受虐狂,而且最喜欢被人玩弄。公司的老田知道不,他上个月就在公园看到这妞了,当时她正穿着水手服被那些流浪汉们压在身下面轮大米呢。周围围了一堆的人。那妞来者不拒,只要想干,谁都可以干她。老田那次射了四发。第二天腿都软了。」「还有这事?没想到这妞长得一脸清纯,骨子里居然这麽淫荡。小小年纪,口味怎麽这麽重?」「谁知道呢,据说是她母亲让她出来卖的。」「哇靠,居然还有这种母亲。这麽搞不怕下地狱啊?」男人一脸的无法相信。

  「要是你,你怕吗?」「怕毛。有这种妞,自然是要干的。」男人淫笑着说道。

  就算是着名的AV男优,这种近乎完美的肉体也不是经常可以干到的。鼓涨的龟头被那一片柔弱划过。男人明显感觉到肉茎发出一阵颤抖,到了顶点的慾望再无法抑制。

  「就是这样,全部都。!」男人发出满足的喘息声,将肉茎深深顶在真琴的喉咙深出,灼热的白浊液体如同洪水一般迸发出来。溢出的白浊精液沾在少女红润的脸蛋和头发上。这个画面带给男人无上的快乐感觉。